我们大多数用户不愿意再和朋友一块玩耍

澳门24小时

2018-05-23 10:11:58

quot;;">可能某些微信用户对于张小龙的用完即走有另外的理解:微信就像某种资源一样总有消耗用完的时候,那时就可以直接卸载,表示“即走”状态的结束。可能在张小龙看来,用完即走意味着用户还会再回来,频次提升,但单频次耗时缩短。但在某些事件的档口,用完即走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

如今,在人类群体社会中有人认为,社交媒体就像烟草行业一样,通过兜售一种让人“上瘾”的产品或服务来博取眼球,赚取收益。即使科技以及互联网让人们对于世界的期待变得更加美好。所以,为了赚的盆满钵满,社交媒体市场上都出现了熟人社交、半熟人社交以及陌生人社交等细分市场。

如此看来,用完即走的诉求将在接下来很长时间里让越来越多的用户体验得到。张小龙的微信观总是让人很难理解。

便利的代价

很多人讨厌微信,讨厌微信侵蚀了他的时间。但讨厌的同时却依然享受着微信带来的便利。很多人难以摆脱微信带来的便利主要是因为微信视对中国社会渗透得无比深入的信息传播与媒体出版工具,而且微信也塑造我们的精神,定义着我们的生活。

虽然蒋勋在孤独六讲中阐述了孤独对个人精神塑造的美好向往。但社交媒体,尤其是巨头治下的微信和facebook都给用户承诺会终结用户的孤独感,但是实际上,全球领先的两款社交媒体微信和facebook却给每个用户增加了更长的“独处”时间,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沉溺于微信这样的社交媒体的用户对社会的排斥感。

另外,沉溺于网络社交媒体也不利于身体状况。有数据显示,每天在电子设备上花费超过3个小时的用户出现抑郁症的情况会增加50%以上。也正因为此,越来越多的自闭症以及抑郁症患者因为社交媒体而减少了与外界真实的接触。

其实不只是社交媒体,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大多数用户不愿意再和朋友一块玩耍,甚至在工作的时候也会因此分心。但我们转念一想,微信是为了实现赚更多的钱的目的而让用户对他们的绿色图标以及语音、视频甚至跳一跳小游戏上瘾,因为微信知道,怎么做能够促进用户多巴胺的分泌。

垄断地位

腾讯利用自己在社交媒体市场的霸主垄断地位侵入用户私人生活。已经成为巨无霸应用的微信不仅能帮助用户订外卖,扫码解锁单车,缺钱花的时候还可以借钱,信用卡还款甚至机票酒店预定功能都可以。

并把不公平条款强加给内容创造者和比他们小的市场竞争对手。此外,大量的数据在流入微信服务器的同时,也成为了法治社会的利益工具。

此外,微信动不动就封杀竞争对手,当然笔者并不具有评头论足的能力,也不能干涉越来越多的用户使用微信,笔者肯定也会尊重用户们作为个人自由选择工具的权利。

在今年新年第一天,《企业家新时代》论坛上,吉利汽车李书福演讲中提到个人隐私保护和信息安全是很严重的问题。甚至举例马化腾天天在看用户的消息。虽然微信及时出面回复说微信不会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而且任何聊天内容也不会被用于大数据分析。

即使目前我们有《网络安全法》,但是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立法还在推进过程中。要靠法律的刚性运作,而不是微信的单方面承诺。所以,有一部分用户直接弃用微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来源:idonews专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物流城立场。

本文由中国物流城发表,并经中国物流城网络部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中国物流城及本页链接。